混乱中的Uber, 迎来了这位伊朗移民担任CEO

摘要: Uber“无人驾驶”的过渡期即将终结,但公司的内乱一时可能还过不去。

09-06 21:54 首页 一财科技


Uber“无人驾驶”的过渡期即将终结,但公司的内乱一时可能还过不去。

Uber 用整个夏天物色CEO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

经过Uber董事会三天的开会博弈,Uber CEO的最终人选浮出水面。出人意料的是,最终选定的CEO既不是GE的前CEO伊梅尔特,也不是Benchmark力推的HP女掌门人惠特曼,而是一匹神秘的黑马——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的CEO兼总裁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下称“科斯罗萨西”)。

这也意味着,Uber“无人驾驶”的过渡期即将终结,但公司的内乱一时可能还过不去。

谦卑的“温和派”

这一决定是当地时间上周日晚做出的,由董事会8位成员投票选出,但是目前官方尚未宣布Uber新任CEO人选。

World Employee Experience Institute(WEEI)创始人Ben Whitter(下称“本维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Uber第一时间向员工通报了选定Expedia CEO科斯罗萨西担任Uber CEO的消息,如果科斯罗萨西接受,那么Uber将拥有一位能够带领公司度过顺境和逆境的难得的领导。”

本维特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科斯罗萨西在Expedia员工当中具有很高的威望,颇受好评。“这对于目前的Uber而言至关重要,Uber急需一位具有超强领导力的人来保证公司长远、可持续地发展。”本维特说道。在他看来,科斯罗萨西很可能选择临危受命,帮助Uber渡过难关。

现年48岁的科斯罗萨西是伊朗裔美国人。他被选上Uber CEO的消息令很多人倍感意外。此前媒体聚焦的两大核心竞争者是来自GE公司的前CEO伊梅尔特和HP的女掌门人惠特曼。没有任何人猜出第三个竞争者,这个秘密也直到上周日晚上投票的最后一刻才揭开面纱。就连科斯罗萨西的亲人和朋友也都对这一结果不知情。

科斯罗萨西为人低调,在硅谷非常受尊重。在他的带领下,Expedia公司的营收从2005年的21亿美元增长到了2016年的87亿美元,并将触角伸向了世界上超过60个国家。在Expedia还未从旅游公司IAC(InterActiveCorp)拆分的时候,科斯罗萨西曾担任IAC首席财务官长达7年。他还于两年前加入了Expedia的董事会。Expedia目前是全球第三大在线旅游公司,仅次于Priceline和携程。

路透中国前主席David Schlesing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Uber经历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争议和丑闻后,我不会对任何决定感到意外了。选择科斯罗萨西,将会是Uber的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旅程’。当务之急是要建立起公司公平、包容、道德而且创新的发展途径。”

作为一名伊朗裔的互联网公司高管,科斯罗萨西曾坚决反对特朗普针对穆斯林国家后裔的“旅行禁令”。针对科斯罗萨西的伊朗裔身份,Schlesinger说道:“国别种族都不是问题,关键是领导者的性格、能力、决心以及想象力有多大。”

科斯罗萨西在伊朗的小学同学、创业者和科技投资人Ali Partovi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在我的人生中,每当我面临巨大压力,需要做出决策时,我就会站在达拉(科斯罗萨西)的立场上想一想,他会怎么做。他成熟的思想和行为是我一贯的榜样。他是我遇到的最为谦卑的人,就是恨不得给你跪下来的那种谦卑。”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了科斯罗萨西在LinkedIn上的简历显示,2015年后,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可以说是社交媒体上非常低调的人。

正是科斯罗萨西的低调,与Uber前任CEO、创始人卡兰尼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成为科斯罗萨西最大的竞争力。卡兰尼克被迫辞职后,外界期待一个能够彻底改变Uber企业形象的领导者出现。

重大并购的推动者

科斯罗萨西的第二大财富是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在线旅游市场上,带领Expedia完成多笔重大的并购交易,包括收购众多消费品牌,比如酒店票务预订网站Travelocity、Orbitz,以及短租网站HomeAway。Expedia还曾通过收购艺龙进军中国市场,虽然这项交易几年后以失败告终。

在线旅游市场也正在向共享经济方向转型,科斯罗萨西在互联网旅游行业的成功经历暗示了他有足够的领导力带领Uber在激烈的共享打车市场上占领市场。

Uber在美国面临着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的挑战。近期,随着东南亚市场共享出行公司获得大笔投资,迅速崛起,Uber在这些新兴市场上也开始面临激烈的竞争,比如中国的滴滴打车和新加坡的Grab,两者均得到了软银集团和阿里巴巴的投资。

依靠 “并购模式”来推进国际化布局是近几年来Expedia采取的重要战略。科斯罗萨西曾表示:“公司向来是通过并购推动快速增长的,只要并购目标有利于公司的有机增长,我和其他高管都会支持。”

Expedia的全球品牌阵容强大,包括Expedia.com、Hotels.com、Expedia Affiliate Network (EAN)、Trivago、HomeAway(旗下包括VRBO、VacationRentals.com、BedandBreakfast.com等品牌)、Egencia、Orbitz、SilverRail Technologies等十几个品牌。

科斯罗萨西曾在今年2月公布2016年年报时表示,酒店搜索比价网站Trivago、度假租赁平台HomeAway和商旅管理平台Egencia三大板块今年将迎来较大发展机遇。

Expedia于2015年年底完成对HomeAway的收购,这项收购帮助其占据短租市场的重要份额,从而应对Airbnb等新兴平台的挑战。根据Expedia上个月公布的二季度财报,HomeAway预订量同比增长45%,营收同比增长31%,是继Expedia核心OTA(在线旅游)业务和酒店搜索比价网站Trivago之后增长最快的业务。Trivago已于去年年底单独上市。

Expedia的收购仍在进行。今年5月11日,Expedia宣布收购火车票零售和经销平台SilverRail Technologies大多数股权。两家公司于2015年11月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项交易将帮助Expedia拓展火车票预订市场。此外,SilverRail Technologies可能在今后几年IPO,成为Trivago之后第二家上市的公司。

今年7月27日,Expedia又宣布对东南亚领先的在线旅游公司Traveloka投资3.5亿美元,获得后者少数股权,双方将深化全球酒店供应领域的合作。

全球收购战略也帮助Expedia实现了强劲的海外业务的增长。根据公司第二季度财报,Expedia的海外预订总额为81亿美元,占全球预订总量的36%,该季度的海外预订总额同比增长16%,而美国国内预订总额同比仅增长11%。

尽管2016年Expedia的整体表现并不出色,但公司股价表现强劲。目前股价比起两年前接近翻番。今年以来,Expedia股价就上涨超过30%。

特别值得强调的是,Expedia敢于收购,也勇于抛弃。公司在2004年收购TripAdvisor后,于2011年又将Trip Advisor剥离。事实证明这一商业决策是非常正确的,后者的股价表现已经从2014年90美元的顶峰,滑落到目前40美元的水平。

从无人驾驶到OTA

擅长并购和海外扩张的科斯罗萨西是否会把这种激进的策略用在Uber身上?专家认为这可能会是Uber中长期考虑的,但当务之急仍是迅速重建投资者信心,留住用户。

高风咨询董事总经理罗威(Bill Russo)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Expedia和Uber尽管同属出行领域,但从表面上来看似乎并没有很高的协同性。Uber最多可以算作是出行服务的‘最后一公里’。”但是他认为,凭借Expedia二十多年积累起来的生态系统,Uber可能将获得它最需要的数字化平台。

“美国的共享打车平台,无论是Uber还是Lyft都是单兵作战,不像中国的滴滴背后是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大主要数字化生态系统作为靠山。”罗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严重影响了Uber的变现能力。未来依靠与Expedia这样的更加广泛的生态圈的合作,Uber的想象空间会被进一步打开。”

一位曾供职于共享经济领域的业内观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科斯罗萨西的方式,Uber未来可能会开启大规模的并购,但是投资人能够给到他多大的权力,就很难说了。”他还表示,选择科斯罗萨西作为CEO,或许意味着Uber在战略方向上的重大调整。

“我们一直认为Uber目前着力的可能不只是专车领域,也不仅仅是其他附加的服务,而是未来的无人驾驶等新兴技术。”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但现在科斯罗萨西的任命,或许意味着这一方向出现了偏离,Uber可能更倾向于做一家OTA类型的公司。”

他举例称,未来在Expedia上订了机票和酒店,或者在TripAdvisor上面查了餐厅,都可以通过Uber来运载用户。目前Uber已经开始利用现有的用户网络,进入到送餐以及运输服务领域。

根据科斯罗萨西的简历,他是在美国顶级私立大学、常春藤联盟之一的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电子工程系就读本科,因此具备自动驾驶技术的专业背景。

“虽然科斯罗萨西拥有工科的学术背景,但是从他在Expedia的经历来看,他主要从事的是运营和投资,技术端并未看到明显的变革。”上述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Uber要做无人驾驶,Expedia的收购扩张的方式可能并不适合,大公司才适合采取并购的战略,Uber还一直在亏钱。”

不过Uber去年8月曾花了6.8亿美元收购了创立不足一年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当时堪称“天价”。不过,后来因为Otto的创始人被起诉从谷歌Waymo偷走了自动驾驶技术,这起收购也成为Uber和谷歌官司的祸根,卡兰尼克最终吞下了自己酿的恶果。

该业内人士还分析称,如果Uber真的在意短期盈利的话,那么Uber+OTA的模式比起“烧钱”的无人驾驶技术而言,变现更快。这也符合投资人的诉求。Uber目前以7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公司计划将于未来一两年内上市。

Uber的挑战

当然,现阶段无论谁接手Uber,面对的都是一个“烂摊子”,科斯罗萨西也不例外,他无疑要接受现实世界的巨大挑战。

眼前直接可见的困难是如何处理董事会的争斗。目前Uber董事会各自为政,互相起诉。此前三位Uber CEO候选人中的另外两位——GE公司的伊梅尔特和HP的女掌门人惠特曼背后都站着代表自身利益的集团。

力挺卡兰尼克的一派还极力希望卡兰尼克回归,或者倾向于让伊梅尔特成为卡兰尼克的继任者;另一派力挺惠特曼的大股东Benchmark,他们更有可能是在利用惠特曼作为谈判的筹码,来施压其他投资者,迅速选出一位自己相对容易控制的CEO,从而对卡兰尼克的回归形成牵制。而科斯罗萨西作为理想的温和派,很适合担任这一角色。

惠特曼是Uber的投资人之一。尽管惠特曼多次表示她无意出任Uber CEO,但在最后一刻仍在与Uber董事会成员遥控开会,她的担忧是董事会无法保证内部斗争立刻终结,也无法保证卡兰尼克不会成为董事会主席。

就在董事会投票选举CEO前,董事会斗争再度升级。由Uber投资人、Sherpa Capital的Shervin Pishevar主导的投资人对Benchmark提出起诉,称Benchmark企图操控CEO人选。此前,Benchmark对卡兰尼克提起诉讼,引起支持卡兰尼克投资人的集体反抗。

Uber目前仍然处于“无人驾驶”的现状。公司CFO、CMO、COO的职位全部空缺,仅由14人组成的中层领导层来进行决策。科斯罗萨西上位后,需要把这些职位一一填补完整。

科斯罗萨西短期还将面临一些问题,法律问题尤其棘手。根据Benchmark此前在给Uber员工信中的暗示,Uber内部的丑闻远不止已经曝光出来的那些。在今年6月公布的Uber调查报告中,法官提出了47条建议,其中包括建立董事会监视委员会,重写Uber文化价值规章,减少在公司聚会上的酒精摄入,以及阻止员工和老板之间的亲密关系等。

其他的挑战包括如何治理公司文化,扭转公司破损的形象,以及如何缓解和司机的紧张关系,并帮助这家连年亏损的公司尽早实现盈利。

“在这种关键时刻,尤其是董事会内部极度不合作,还要面对前任CEO不断做出回归暗示的情况下,要做出一位CEO的任命难度可见一斑。”华尔街IPO资深分析师、Class V集团创始合伙人Lise Buy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她说道,越是经验丰富、越是资深的候选人,越不愿意在这个“烂摊子”被收拾干净之前,担任这份工作。所以呈现在科斯罗萨西面前的机会很大,当然他要面对的道路也是极其坎坷的。

尽管公司管理一片狼藉,但Uber第二季度亏损进一步收窄14%,订单数量反而比一年前增长150%,订单金额增长17%至87亿美元,Uber的净营收也由去年同期的8亿美元增长至17.5亿美元,实现翻番。截至第二季度末,Uber持有现金66亿美元。

Uber目前的估值达到700亿美元,是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不过,8月23日有4只对冲基金减计Uber股票价值,最高减计幅度达到15%。




首页 - 一财科技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