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锵三国行:伦敦设计展的那些事

摘要: 我们比较希望将焦点聚集在美国设计业中的多元性,而不是挑选具体的单一风格或者让设计师局限于一个特殊的要求。

09-06 23:35 首页 艺术中国

自更名为伦敦设计展会(London design Fair, 前名为 tent London)后,位于城中肖迪奇(shoreditch)区域内的年度大展会的企图心逐渐明朗——欲在trumen Brewry中汇集来自超过28个国家的500家参展商的产品,展出来自世界各国的家具、照明、织品、原料和概念装置,这显然是为了让到访者能在短短的四天内流连忘返,可以说,这里就是设计大熔炉的缩影,宛如世博会的盛事。


展会不容错过的必然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尤其自去年开始推出了“主题国邀请展”(guest country)的计划后,一系列以单一国家的设计为主的特展迅速冒起。印度是去年的主角,今年的焦点国则转移到美国。但谁最懂得美国设计呢?谁来策划这个邀请展呢?主办方立即想到的就是sight unseen网站的创办人吉尔·辛格(Jill singer)和 莫妮卡(Monica Khemsurov)。二人自2014年成功于纽约设计周举办“offsite”独立展,以独到的眼光在当地设计媒体中闯出一片天,自然成为策展人的不二人选。


开周会,美国来集结命名为“周会”(assembly)的邀请展不仅是吉尔和莫妮卡首次策划的国际展,考验了她们如何呈现出美国正崛起的年轻设计现场。人们对于美国设计的旧印象依然停留在伊姆斯年代的现代风格或伊夫·贝哈尔(Yves Behar)的高科技产品。她们开宗明义:“我们比较希望将焦点聚集在美国设计业中的多元性,而不是挑选具体的单一风格或者让设计师局限于一个特殊的要求。”



她们认为美国设计目前的设计业中所充斥的“自造”概念,已经脱离了一次性的浪漫美学。“这些设计师正在制作当今市场上最时尚的家具、配饰和照明,但他们却经常在没有委托或客户的情况下进行。这意味着他们自己一手包办了制作、营销和发行,他们是设计师,也同样是创业者。地理多样性在某种程度上也呈现出了这样的结果:设计师不需要身处在设计重镇才能生存,但需要知道如何利用该区的制造能力,这是这些设计师们最大的优势。”从被选择的设计师名单可以看出,他们不仅足够成熟,并在作品上拥有独特性,也有着不断变化的美学态度。彰显出该国设计业现况的显著趋势,就是有别于大部分设计师都聚集于伦敦,美国正崛起的设计师们除了来自如洛杉矶、纽约等设计重镇外,也有来自芝加哥、西雅图、甚至是佛罗里达州的。而且,“这些大型市场的设计社区的关系相对紧密,它们会不断地分享当地的资源甚至一起进行策划展示。”她们认为这就是近 10 年来业界的发展趋势,“我们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国际设计业首次真正在把美国设计视作为潮流领导者的原因。”


这当中被选上的13位设计师作品各异,却都可以用“勇于选材,不惧色彩,经典风格”来形容。像建筑师兼设计师阿丽尔·阿苏利纳(arielle assouline-Lichten)成立的slash objects 大量沿用了工业回收的橡胶并融合了黄铜、大理石和混凝土,呈现出优雅的对比和简约的几何美学;而另一边厢的费尔南多·马斯特兰赫洛(Fernando Mastrangelo)利用日常生活中的材料,如盐、咖啡、沙土、玻璃和水泥来打造独特的家具设计。它们看似坚固耐用,却触感精致。


在加利福尼亚州长滩设立工作室的埃里克·特伦(eric trine)以流畅线条以及休闲的形式做设计,他所有的成品都是在距离工作室30英里的范围内制造。studio Proba也在纽约制作地毯,其成品从几何感转化成抽象画,像极了毕加索的超现实主义,最有趣的是,其创办人亚历克斯·普罗巴(alex Proba)目前是nike的艺术总监,设计不免带有几分动感,让人百看不腻。



新罗兹、波兰来踢馆罗兹(.ód.)或许不是耳熟能详的设计名词,却拥有最“激励人心”的城市再造计划。这个波兰第三大城市,自古以来就一直扮演着交通枢纽、物流转运、工业制造的角色。当年还有人因此称它为“波兰的曼彻斯特”。但之后,这里的大型纺织厂纷纷被迫关闭,遭受经济重创。地方当局认为这个城市需要将艺术视为社会振兴的催化剂,曾经被荒废的后工业的建筑群内也被转换成为数百个工作室和文化中心,成功协助了200多名年轻艺术家和设计师为波兰塑造出新的软实力。与此同时,罗兹的艺术中心成为该国最大的国际艺术中心,设计节也成为波兰最重要的设计展会。入驻于伦敦设计展会的“罗兹创造展”(.ód .creates)希望能通过一系列的波兰设计来反映出这个工业城市如今的影响力和设计力。五位罗兹代表所呈现的多元性,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海报设计,到动植物形态首饰、手工织品、经典家具以及玻璃品,皆让人目不暇接,对波兰设计有了新的认识。


这当中最不容小觑的就是风靡一时的thonet的椅子,在上世纪60至80年代间有过 50 万张销量的椅子“366”扶手椅。在得知这张于1962年由约瑟夫·赫莱夫斯基(Józef chierowski)设计的椅子几乎快要消失的时候,马切伊(Maciejcypryk)和阿加塔·古尔卡(agata górka)决定要为它寻找一个新的市场。就如丹麦设计通过Fritz Hansen这样的公司让他们的标志性作品连续生产了五六十年,他们最终也成立了专门生产这样椅子的品牌——366 concept。366椅子为何在当年如此受欢迎?缘由当年波兰还是非常穷的国家,小巧的公寓空间无法容纳大型家具,市场就影响了设计,除了将椅子的规模调小(椅子最高版本仅达72公分,宽62公分),也能尽量减少原料的使用。到了今天,其他欧洲城市如巴黎和伦敦也面临相同的窘境,品牌销量中的90%因此来自这些区域。不过没变的是,所有的家具都是在波兰制造,而每件家具都由10名工2 匠共同完成,绝对原汁原味。



13同样想要让波兰的高质量达到全新与最独特层面的还有名为voLa的玻璃陶瓷品牌。这是其项目总监兼设计师,波兰后起之秀马尔钦(Marci nM.oczkowski)一手包办的计划。环看旗下产品,大多为陶瓷餐具。其中向上世纪60、70年代借镜并将之现代化的“Mar.go”花瓶系列让人目不转睛,特别是金属与大理石镶嵌在玻璃之间的细节。voLa创立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早已赢得波兰两项大奖,包括2015年的《elle decoration》年轻设计师奖。


另外,由维克托瑞亚·诺瓦克(Wiktoria nowak)和杰蒂佳·莱纳特(JadziaLenart)成立的编织工作室tartaruga亦呈现出了创意新生代的魄力。每件作品皆使用传统工具进行手工制作,走了慢设计路线,也基于罗兹从一开始就与纺织业紧密相连,所以他们的工作室成功获得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并利用再回收的原料,为当地传统寻获新生。





首页 - 艺术中国 的更多文章: